一个产品-任宇昕在极力打破外界“微视=腾讯短视频业务”的印象-文县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哈登道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內容領域,騰訊系產品(無論是社交還是娛樂產品)幾乎是佔據了中國網民的主要時間。騰訊最新財報顯示,微信及WeChat的合併月活賬戶數達11.32億,QQ的月活也保持在8億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後,任宇昕答稱:「最近幾個月稍微好一點,剛開始半年,每一次都很激烈。PCG剛成立不久時討論短視頻領域應不應該做、到底怎麼做,有很多爭論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爭吵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,任宇昕更注重的是結果。當有記者問他,哪次爭論給他的印象最深刻時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他足足停頓了半分鐘,這也是讓任宇昕唯一一個停頓許久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裏就是中國互聯網巨頭之一的騰訊總部所在地,任宇昕剛把新辦公室搬到這裏,此前,他在深圳科興已經駐紮了6年,但是為了去年新成立的平台與內容事業群(以下簡稱PCG),這位騰訊的「常勝將軍」,搬了辦公室,主要是為了節約通勤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容領域,誰是騰訊的對手?一開始,外界普遍認為,PCG的成立初衷就是為了和位元組跳動競爭。從這一年的發展看,PCG主要在和自己競賽,進而完成騰訊各種內容的自我升級與進化。退一步看,在PCG內容(騰訊視頻、動漫)與社交(QQ)的核心地帶,騰訊依然保有絕對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身上有着騰訊高管特有的低調神秘,這也和他很少接受媒體採訪有關。在這次小型媒體交流會之前,他已經多年沒有接受過媒體的採訪了。任宇昕願意出面,很大程度上,是希望能夠讓外界更好地了解PCG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告訴記者,在過去一年,PCG花了很大力氣去打造內容和技術兩個中台,一方面,中台為前端業務提供支持,另一方面,前端發展可以把能力和資源積累沉澱回中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個騰訊尚未建立核心競爭力的賽道,任宇昕認為,未來,短視頻UGC的機會較大:「現在短視頻UGC比較少,未來隨着工具的不斷完善,包括AI引入、技術升級,UGC的質量、UGC的創意和內容都會極大的豐富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的任務,是在繼續保持優勢業務穩步前進的基礎上,對騰訊尚未走上頂峰的賽道制定方向,應對來自內外部的種種壓力與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,騰訊因代理韓國遊戲《凱旋》而遭遇瓶頸后,任宇昕從棋牌遊戲起步,用五年時間讓騰訊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遊戲公司,隨後衍生出文學、動漫、影業、電競等相關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業務形態上,PCG主要涵蓋信息流、騰訊視頻、微視、騰訊影業、騰訊動漫、騰訊新聞、QQ、企鵝號。內容形態上則主要包括長視頻、影視、動漫、資訊以及內容中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輿論看好或者唱衰,也無法否認多年來騰訊在不少內容賽道(遊戲、視頻、動漫等)上,已經做到了行業第一的位置。但並非所有業務,騰訊都能做到第一,比如在影視自製、短視頻賽道,騰訊要走的路依然很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一年,任宇昕多了一個新身份:平台與內容事業群總裁,這是騰訊去年「9·30架構大調整」的結果。彼時,騰訊的戰略被清晰地表述成兩張網:紮根消費互聯網,擁抱產業互聯網。騰訊消費互聯網的主要領頭人,就是任宇昕。這也意味着,任宇昕正式擔起了騰訊整個大內容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CG的業務體系龐雜,既有長板,也有短板,那麼,過去一年,任宇昕都做了些什麼?除了PCG,任宇昕還管理着互動娛樂事業群(IEG),這一次,任宇昕將帶領騰訊的內容事業走向何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張騰訊創業初期的老照片里,身着深色條紋T恤的任宇昕站在馬化騰身後,當時的任宇昕,一頭黑髮,笑容燦爛。如今近20年時光過去,任宇昕一手將騰訊遊戲業務推上中國遊戲行業王者的位置,他也因此被稱為「遊戲之王」,再加上PCG的擔子,任宇昕頭上又增添了一些白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色T恤配黑色休閑褲,早上10點,任宇昕走進能容納20人左右的會議室,「你好,我是任宇昕」,溫和的話語一下子拉近了距離。此後,其接受了包括《每日經濟新聞(博客,微博)》在內的少數幾家媒體的專訪,並與參与專訪的記者交換了名片。當他坐在採訪席上面對記者的時候,甚至開了一個玩笑:「感覺像是參加了一場面試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架構調整前,任宇昕兼任IEG(互動娛樂事業群)、MIG(移動互聯網事業群)、OMG(網絡媒體事業群)三大事業群總裁的職務。在去年9月騰訊的重大架構調整中,任宇昕親自參与了PCG的頂層設計。任宇昕告訴記者,接手PCG,是自己的主動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競品微視受到不少質疑過去一年,PCG業務在外部報道上最高光的當屬短視頻,但這並非因為做得好。在PCG的業務里,短視頻業務一直面臨位元組跳動系產品的強勁挑戰,騰訊主力短視頻產品微視更是受到了不少質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無論內容還是社交,挑戰者在不斷湧來,位元組跳動在社交上已經進行了多番嘗試,不久前,微博也低調上線了社交產品綠洲,諸多明星賣力吆喝,被稱為「中國版ins」。如果算上遊戲,那麼任宇昕所掌管的IEG業務,也在不斷受到來自競爭對手的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產業短期回報不是重點回看騰訊數次組織架構調整,也是中國互聯網江湖一次次改朝換代的節點。最近的這一次,則伴隨着「產業互聯網」的崛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領域弱肉強食,創意沒有邊界,也無法壟斷,因此內容行業即便是已經做到第一,也有可能受到顛覆。沒有誰能高枕無憂。「我們不會說必須在什麼產品上實現突破,而是會把我們最基本的思維、方法論、工具做好大升級,這些都是立足長遠,為了內容領域長跑服務的。」任宇昕認為,內容領域,騰訊比任何一家公司都有能力做好,但也面臨很大的壓力,必須承擔責任,傳遞積極的價值觀,因為內容影響人的精神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規模超過萬人的PCG可以說幾乎整合了騰訊除遊戲業務以外所有的內容業態,來自各個BG的業務團隊有着不同的做事風格,剛成立之初,也被形容成一個「燙手山芋」。但縱觀騰訊管理層內部,沒有人比任宇昕更適合這個職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架構調整與否,騰訊從擅長的流量變現到內容跨界,曾被認為「關山萬重」。2015年,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馬化騰在參加全國兩會時,第一次明確提出了騰訊未來專註做的兩件事:連接和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CG擁有樑柱、殷宇、林松濤、程武、曾宇、孫忠懷、陳菊紅等8位VP,為了「擰成一股繩」,任宇昕在PCG成立了高管合伙人制度。VP的利益被綁定,成功共享榮光,失敗一起擔責,PCG整體業務發展與所有合伙人年終激勵挂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劍走偏鋒往往能收到奇效,一個明顯的變化是,VP之間改變了過往委婉克制的風格,在會議上開始「爭吵」。「很長時間,在公司不常看到VP以上的高管在會上爭論得很激烈,但是共同面對挑戰、共同制定目標的氛圍已經形成了。」任宇昕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強調會繼續大力發展微視的同時,任宇昕也表示,微視是騰訊進入短視頻領域把握市場的產品,但並沒有把微視看作決定短視頻領域的成敗、PCG成敗的重要戰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最難的是大家思想方法論的統一。」任宇昕坦言,這是整個PCG整合部分最基礎但特別重要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外界有很多解讀,公司與公司之間發生什麼大戰,大家互相怎麼PK,這種話題外界比較喜歡。在我看來,如果一個公司有很強的競爭驅動是非常不好的,會導致一遇到競爭就會過度反應,而且很多戰略、很多資源會投向競爭領域當中,這樣很多資源變成追隨別人、追趕別人,消耗很大,造成浪費。」任宇昕給PCG定了基調,PCG要靠用戶驅動而不是競爭驅動,永遠看用戶需要什麼,市場趨勢在什麼地方,「做任何事情都是以這個出發點做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的PCG成立以後,成員來自於不同的BG,做事習慣迥異。比如來自OMG的人更習慣以自己對內容的理解來切入發展的業務;來自SNG的團隊習慣於帶着社交的方法做業務;而來自MIG的團隊相對重視工具和技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用戶對內容的消費已經越來越多轉移到短視頻上,從用戶角度、市場角度看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,不能忽略這個趨勢。如果做內容,短視頻一定要做。」任宇昕認為,除了原有內容平台比如騰訊視頻、騰訊新聞上的短視頻,還要發展以短視頻為主的單獨APP,微視是其中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在極力打破外界「微視=騰訊短視頻業務」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騰訊的組織特點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,我覺得(騰訊)是一個自我修正和進化能力很強的組織。我們並不是永遠在某個領域處於領先,有可能在某些領域、某些階段犯一些錯誤,有一些決策、執行出現偏差。但是基本上都能在之後的階段很快反思,調整修正之前錯誤,每一次對之前錯誤的修正就帶來組織的一次新進化過程。」任宇昕坦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神秘低調任宇昕終於露面了再過3個月,任宇昕加入騰訊就滿整整19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短視頻高層內部曾爭論不休對內,PCG這一年,更多是在任宇昕帶領下的自我變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在沒有接手PCG之前,也曾對微視的發展有不同看法,在一些場合表達過對微視做法的疑問。「接手了以後,帶着團隊復盤討論,還是覺得短視頻這個領域一定要進入,微視產品還是要做。」任宇昕向記者表示,微視不會獨立出去。但是任宇昕也強調,短視頻賽道要做的原因是用戶驅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宇昕已經是騰訊當之無愧的內容「統帥」,他剛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使命,整合了PCG。就像任宇昕說的,「內容領域天花板非常高,(騰訊)長期看好中國文化產業發展,長期投入,短期回報不是考慮重點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騰訊數年來經歷了多次組織結構調整,但是高管合伙人制度,是頭一遭,很明顯可以看到這樣調整的目的是為了從上層開始凝聚PCG的士氣。任宇昕解釋稱,合伙人是平等的,日常工作和交流過程中,每個人都可以觀察別人的工作好不好,可以提出意見和建議,相互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經記者許戀戀每經編輯杜毅夜裡10點,從深圳海岸城抬頭看,不遠處的濱海大廈依然燈火通明,即便臨近深夜,樓下打車也要排隊許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南朝石刻遭拓印